lol投注
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信息無障礙

是否打開信息無障礙瀏覽

歡迎進入鹹陽財政信息網!
財政文化
當前位置: 首頁 ->財政文化 ->財政文化
回鄉散記
發布時間:2019-09-28 15:38:18   瀏覽次數:147 次   來源:市財政局

故鄉咀頭村位於彬州市西北方向,是永樂鎮的一個小山村,距永樂鎮大約五公裏,這裏山川秀美,人傑地靈,有著勤勞樸實的父老鄉親和幹淨整潔的村容村貌,是我出生的地方,是這裏的水土養育了我,無論走到哪裏,聽到“咀頭村”的名字,我的心靈都會為之一震:是啊,那正是我的故鄉,是我美麗的故鄉啊!我總想著什麼時候,和我的親人們一起回去,好好看看故鄉的模樣。 

十一假期,走出喧囂繁華的城市,帶著侄女和侄子等一行十幾人踏上了回鄉的路,孩子們都在大城市打拚,各自成家有了孩子,過著幸福開心的小日子。自小時候離開家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,這次終於抽出時間跑回來了。難得一家人能走在一起,我提議大家去故鄉咀頭村看看,他們完全讚同,這真是令人興奮的事情啊!

我這個蹩腳的司機在侄子的指導下開著車子在前麵帶路,一路駛向親愛的故鄉,心裏有著太多的感觸:忙於生活工作的我回鄉都是夢裏的事情,今天終於走在我小時候不知道走了多少遍的路上,一切都是那麼熟悉而有又陌生,車子在行駛我的心早已經像飛了一樣尋覓進村的那條路,我閉上眼睛都能知道每一處都有啥建築物,甚至鄰村哪家挨著哪家,可我看到的已經和我記憶中的完全不是一個樣了。

走到了咀頭村的路口,向右一拐彎就是佛堂路了,這條路長約兩公裏,據說先前在路的北邊有座寺廟,廟裏的僧人每天在這條路上習武練功,天長日久就在路麵上踢出了許多小坑,因這裏曾是佛門習武之地,故而取名為佛堂。記憶中的佛堂是一條用泥石鋪成的道路,下雨天泥濘不堪,汽車駛過以後,車轍就成了一條深深淺淺的溝渠和寬窄不一的梁子,加之路麵本來有小坑,自行車沒辦法騎著走,走在溝渠顯然不行,走在梁子上隨時會滑下去,騎車子的人須扛著車子從這裏過去。晴天還好些,自行車能騎,因路麵坑坑窪窪不平整,騎著車子一點也不舒服,就像跳蹦蹦床一樣,叮叮當當顫顫巍巍,唯恐一不小心摔倒了,這是我們到永樂鎮上學時必經的一條道路,而今這條路已經變成了平坦寬敞的柏油馬路,今非昔比呀!駛過了高立坊村曾經的大澇池,很快就到咀頭村了,停在我們曾經居住過的地方。看見了熟悉的門樓,進到院子,看到了烤煙樓、上房、廚房,都有曾經記憶中的影子。院子的主人走了出來,和我們拉拉家常,談談他今年的收成,揉一揉他種的穀子,沉甸甸的穗子曬在院子裏,肥嘟嘟黃燦燦的惹人喜愛,城市孩子很新奇,都蹲下來賞玩。      接著我們又去了最早居住過的窯洞山村,窯洞基本都塌陷了,有些也填埋了,隻能看到大概的位置,原來整齊的一排窯洞已經麵目全非了。踏進村子的路都被荒草掩蓋著,幾乎找不到了,由大姐夫帶隊,我們跟在後麵,踏著荒草,荊棘,憑著記憶,辨識著鄰居的住處,一家又一家,竟然都找到了。我家的三孔窯洞都在,隻是塌陷了不少,抬頭仰望崖背上,竟然看見了一棵高大的杜梨樹,在我的記憶中,這棵杜梨樹早已被挖了,怎麼還在哪裏呢?我後來跟哥哥聊起,他確定說崖背上那棵杜梨樹已經挖了,現在這棵應該是在原來的根部新發出來的。院子裏的桃樹、柿子樹、核桃樹都不在了,然而在長老核桃樹的地方,又長出了一棵小小的核桃樹苗。

故鄉,是遊子的根,是一個讓人魂牽夢繞的地方,無論走多遠,思鄉情懷如影隨形,也許是一個瞬間,一個特定的時段,故鄉的一切就會浮上心頭,如同孩子對媽媽的依戀一般,揮之不去。就像小杜梨樹,核桃樹一樣,堅守著這方精神的家園不肯離去,在這片溫熱的土地上繼續繁衍生息,茁壯成長。

門前的草窪,曾經是兒童們的樂園,長著細細軟軟的各種雜草,有蒲公英、鬼豆角、麻豪豪、小雛菊等應有盡有,我常常帶著妹妹在草窪裏玩,給她揪麻豪豪苔子吃,摘野花野草玩,有時候玩累了就在草窪裏睡著了。現在的草窪裏長滿了高高低低的蒿草,已不似過去那般平坦舒適了。可我還是想在這個草窪裏忘情的奔跑,快樂的打滾,曬著太陽酣睡。

那通往溝裏挑水的山路依稀可現,是一條彎彎曲曲的羊腸小道,溝裏的山泉水清涼可口,曾經是故鄉和一部分高立坊人生活用水之源,望著通往山溝的道路,眼前漸次浮現出來來往往絡繹不絕的的取水人,溝裏似乎回響著抬水和擔水人的歡聲笑語聲,間或有鐵桶滾落山澗時的響聲和孩子們的哭鬧聲。小時候擔水、抬水可是一件苦差事,通往水源的是兩三公裏長的山路,家裏男勞力充足的是擔水吃,勞力不足的則由兩個孩子抬水吃,大孩子八九歲,小孩子四五歲就開始抬水了,剛開始抬小半桶水,隨著年齡的增長,桶裏的水不斷增多直至滿桶。兩個孩子抬著滿滿一桶水走,著實不易,有一條取水的小路比較近,但相當危險,最窄處隻容一隻腳斜著走才能通過,稍不留神就會連人和桶滾落山澗。我和姐姐妹妹都在這個溝裏抬過水,所幸沒有滾落山澗,現在鄉親們早已不用在溝裏擔水抬水吃了,家家戶戶通上了自來水,別提多方便了。可我還是想去看一看那眼清泉,那曾經養育過我們的清泉,是否還是當年的模樣,是否還像當年那樣的清甜。

瞭望對麵的山坡,看見了陰岸山,因山在北麵,太陽照射時間比較短,尤其是早晨照不到太陽,所以取名為陰岸山。雖地勢比較背陰,日照時間短,但土壤肥沃,水分充足,適合蔬菜生長,是農家的小菜園,應該是農業合作社最早分給農民自行耕種的土地吧。那裏有我們精耕細作的每一種蔬菜,辣椒、豆角、西紅柿、茄子,玉米等,每一樣都是最新鮮的,還有香甜可口的大香梨。每隔幾天孩子們都會去菜園掰鮮嫩的玉米,摘豆角和辣椒等各色菜蔬,用小籃子提回來,等著母親烹製美味佳肴,而今這座山已經荒蕪了,梯田的模樣基本看不出來了,成了一座再平常不過的小山。      故鄉是天邊的一抹雲彩,飄渺美麗虛幻,故鄉是山穀的一泓清泉,清澈透亮甘甜,我卻常怕想起,寧願在城市做一個流浪的孤兒,也不願回到故鄉母親的懷抱,那裏有著我太多的回憶和牽念,也有著太多的憂思和感傷,因為父母的相繼離世,回家的路變得越來越遠,多年了都沒有好好看過家鄉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了。

我是喝故鄉的山泉水長大的,住過土窯洞、平房,後因哥哥工作調動的緣故舉家搬遷至鹹陽,這次全家一起回鄉,最高興的是孩子們,在智能玩具和毛絨玩具陪伴下成長的他們,很少接觸這大自然的風景,小花小草都令他們感到好奇又歡喜。侄孫子最喜歡漫山遍野跑著找蒲公英玩了,隻見他每揪下一朵,就著迷似的使勁吹,一個個小蒲公英在他的吹動下開始翩翩起飛,迎著陽光紛紛飄散,渾身閃光發亮,每一絲羽翼都折射出迷人的光彩,打著旋兒悠悠飛舞,集美麗、輕盈、飄逸、夢幻於一身,她們落在了距老蒲公英不遠的土地上,又會在那裏紮根生長,開花結果,繼續為他們的孩子們撐起飛翔的小傘,代代傳承,綿延不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彬州市財政局  劉改香 供稿)

打印本頁 | 關閉窗口
安博電競-S9外圍菠菜|安博電競官網-S9英雄聯盟賠率|ope電競-S9全球總決賽預測|L電競平台-S9小組賽預測|英雄聯盟下注平台-S9總決賽菠菜|威客電競-S9英雄聯盟預測| |